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仙人掌

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求学时是一个嗜书如命的好学生,工作后是一个虔诚的文学发烧友,“高烧”时曾和几位知己自办一刊名曰《绿叶》,先后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刊和各大网站上发表散文、纪实文学、通讯、民间故事、诗词等各类文字近百万字,。后因种种原因,很少动笔,偶尔涂鸦,仅作一种渲泄和自娱。很少示人。如今,一时心血来潮,开设这一窗口,旨在和天下文友交流,向各位内行讨教。仅此而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思念绵绵无绝期【散文】---—谨以此文怀念远在天国的祖母  

2017-03-11 15:31:40|  分类: 低吟浅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人间四月天,万户烧纸钱。清明前夕祭祖吊亲归来,晚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。在脑海中关于祖母的一切就像墓地的春草正潜滋暗长逐渐清晰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祖母慈眉善目,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裹着一双小脚。她平身不吃斋不信佛,却有菩萨一样的悲悯情怀。在湾子里谁家有个大难小困她都会竭尽所能;在家里对养的猫狗之类的动物十分珍爱,就连知了、舴艋、蚯蚓甚至连吸人血的蚂蟥都不准我们伤害。对那些走村窜户的乞讨者,哪怕自己挨饿也有给他们一碗饭或一把米,从不把他们拒之门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也许是裹脚的缘故,打我记事起,祖母就没有到田间地头劳作过。但祖母却从没有闲过。除了洗衣做饭照顾我们外,剩余的时间就是在家里纺花织布。祖母心灵手巧,能把一坨坨棉花纺成一锭锭棉线,再把一锭锭棉线织成一匹匹白布,还能用各色染料将白布漂成五颜六色。所以,那时尽管物质匮乏,但我们兄弟姐妹逢年过节总能置换一套新衣在同龄人面前炫耀一番,这不能不说是祖母的功劳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们兄弟姐妹当中,我是最受祖母宠爱的一个。也许是因为我是李家的头男长孙;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身体羸弱;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长得眉清目秀……总之,祖母于我是捧在手里怕飞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想尽法子哄我开心。以至于到了现在,我们兄弟姐妹相聚都吃醋说祖母对我偏心。但我刻骨铭心的还是祖母在吃的方面对我的格外关照和影响。祖母有一个黑色的小瓦罐,仿佛是专门为我而准备的。那个年代,粮食短缺,连做活的大人整日吃稀饭都是常事。但祖母每次做饭都会用瓦罐在灶膛里为我专门煨一罐干饭,因此我一生都对干饭情有独钟,乃至于熟悉我的人常开玩笑说我是一个吃干饭的人。特别值得称道的还是祖母煲的瓦罐鸡。祖母首先将家里养的纯天然鸡(那个年代由于粮食奇缺鸡完全靠野外觅食生存)洗净剁成小块;然后用大铁锅架上干木材用猛火将鸡爆炒成三分熟;最后拌上姜蒜和自己腌制的豆豉后就盛在瓦罐中。待一家人吃过晚饭收拾完毕后,祖母就在灶膛的余火中撒一些谷壳,将装有鸡的瓦罐放在上面。夜半时分,满屋生香,这时祖母会起来将浸泡好的粉条放在瓦罐里,待我早起上学时一碗油而不腻,烂而不涩香喷喷的瓦罐鸡就递在了我的手中。后来,条件好了,走南闯北,品尝过各种风味的鸡,但总觉得怎么也比不上祖母煲的瓦罐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屈指算来,祖母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卅年了。但祖母弥留之际呼唤我小名的声音还时时在我耳边回响。那个生前慈祥、善良、勤劳、能干,对我疼爱有加的祖母我怎么能忘记?又怎么敢忘记?!

             人生百年有尽时,思念绵绵无绝期。屋外绵绵春雨淅淅沥沥亦如我满腹的哀思,正在向遥远的天国倾诉!

【原创】思念绵绵无绝期【散文】---—谨以此文怀念远在天国的祖母 - 李文 - 仙人掌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4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